一只烧麦
你的扎哈梦,像一个魔咒。

(欢迎来到话痨烧麦的lof)
 
 

算了在画技提升之前我还是不乱发了。
总觉得自己丢人现眼。

 
 

有关破团的一篇小论文

其实是写生的时候终于补的Where We Are Tour米兰站。看完以后,作为一个没有经历过OT4时期的、中途脱粉两年又回粉的所谓老粉,觉得他们陌生又熟悉。感慨万千,现在闲暇的我决定写一写。

首先不得不说这场真的很盛大,尤其还是在圣西罗这样一个特别的场馆,于我而言更具意义。五个人的现场,尤其是哈卷,有了明显的进步。哈卷的音色很特别,带点沙哑,早期live的时候控制不好(也可能是因为青春期还在变声阶段)但是现在明显可以hold住了。(顺便提一下他的Sign Of The Times现场,堪称惊艳。)

另外从这个时期就已经能看出来渣有些另类的安静。虽然他一直是团里较为安静的那个,但是TMH...

 
 

我莉现在的发型丑哭了
Buzzfeed那个采访出来以后
我的感觉更加强烈
然后,我宣布
Buzzfeed里那个发型
是我心中的top1了
比12年上半年的软萌款还喜欢
😍😍😍

 
 
 

一人成圈,没在怕的。

 

笔坏了以后憋死我了。
萌主画到一半。
而且我好想尝试新画风啊。
为什么快递这么慢。
哭哭。

 
 
 
© 一只烧麦|Powered by LOFTER